医药资讯 > > 正文

浙江基药招标的新动作

2020-06-30

基药“两扩”配合分级诊疗

基药实施5年间,各地增补基药目录一直是核心关注点。

“浙江的基本药物目录增加了292种,我们认为并不多。”浙江省卫生计生委药物政策与基本药物制度处处长吴朝晖分析称,因为不包括这一次的增补在内,全国上一轮的平均水平就是220种,而且增加292种常用药,与浙江的经济发展水平是相适应的。

除了目录扩充,本次浙江招标新政中,对基本药物的配备使用也进行了“向上”扩面。即二级综合医院及中医院基本药品和常用药品的采购金额不少于该医疗机构药品采购总金额的50%;三级乙等医院不少于30%;三级甲等医院不少于25%;逐步实现各级各类医疗机构全面配备并优先使用基本药品。这意味着,浙江省对非基层医疗机构即城市综合大型公立医院,在使用基本药物方面提出了量化要求。

事实上,对地方基药决策者、执行者而言,基药制度的如上两种层面的扩展,是为了与其他深层医改新政——分级诊疗相适应。

2014年5月,浙江省人民政府办公厅出台了关于开展分级诊疗推进合理有序就医的试点意见。该文件显示,浙江将在淳安县、宁波市北仑区、宁海县、文成县、永嘉县、乐清市、平阳县、海盐县这8个县、区,首先启动试点。10月9日,国家卫计委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称,近期对全国分级诊疗制度的建立和实施情况进行了梳理,正在研究起草相关文件。

“浙江提出优质医疗资源双下沉,就是人才资源必须要下沉到基层,人去了药物不跟着去肯定不行。”吴朝晖表示,分级诊疗、双向转诊、慢病基层管理,这些都跟药物有关系。鼓励大家用常用药,不要用那些偏僻药,这样本身也是在完善和提升基药制度。用药习惯必须通过长期积累形成,浙江选了292种常用药,不是说非得用这么多,而是要达到上下集中、上下可对接、可衔接。

探路分类采购

除了“两扩”,全国首创的“三标”合一(基药、非基药、低价药一起招标)、并按不同药品目录的分类采购、分类管理,更是浙江本次药品集中采购方案的最大看点。

从方案来看,浙江是首个比较全面地进行分类采购的省份。即按照《基本用药目录》、《浙江省低价药品集中采购目录(一)》及《浙江省临床供应紧张药品目录》、非主流药品等,分别采用“双信封”综合评审、单独技术标评审、直接挂网采购、邀请招标等不同的评审办法。具体分类为:基本药物、常用药物、低价药物、供应紧张药物、大输液、非主流品种。

非主流品种其实是浙江独创的一个名词,指没有列入基本药物中的剂型品规,用吴朝晖的话来说,因为要保基药主体地位,所以必须限制非主流品种,而目前社会也接受了这个名词。

另外,对于价格这一药品集中采购的核心问题,浙江也同样采取了与大趋势一致的做法——降价。不过,在抑制药价虚高的同时,也出现了药价虚低的问题,由此也引发了招标究竟是招质量还是招价格的疑问。对此,吴朝晖直言道,“现在的要求是,质量要好、价格要低、供应保障还要到位,谁能全部做到?这个难题该如何破解?”

对此,本次浙江药品招标方案制定出了性价比适宜的原则,即“不要评价招得高还是低,应该先问值不值”。但能否见效,就要引入一个药物经济学评价机制,并确保该机制能够落地。

在药品集中采购承担起挤压药价虚高的角色的新医改阶段中,如何在招标采购中体现药品质量、鼓励先进,也一直是各地招标实践中的热点话题。在浙江本次招标方案中,为激励企业提高基本药物质量,便提出了要“优先采购达到国际水平的仿制药”的要求,即“只要该药质量比一般的仿制药高,价格比专利药物低,就优先采购”。吴朝晖解释道,该项政策提示药企要高度国际化,此外,获得国外认证的国内仿制药,不仅可以开拓国际市场,而且还可以取得在国内的优先采购。

相关链接

从招标采购服务转向服务招标采购

事实上,浙江在药品招标采购领域的政策调整与制度设想,还有更广阔的空间。在吴朝晖看来,无论将来怎样招标、招标主体是谁,都需要一个统一的、阳光的招标平台。为此,浙江提出要不断强化省级招标平台,并赋予平台更多的功能,做到“由招标采购服务转为服务招标采购”。

首先,便是赋予平台监管功能,即动态监控、超常预警。比如某个药品的采购量突然放大,或者连续几个月它的量都超常,以互联网为载体的信息化招标平台,就能发出预警提示。其次,招标平台还可以纳入结算功能。由于公立医院处于强势地位,药企在药品采购后常常面临回款时间长的问题。吴朝晖表示,现在要通过招标平台解决及时回款,可以考虑引用第三方支付的理念。

除此之外,结算功能的范围,还可以有更多延伸。“结算完全可以通过互联网的招标平台,跟药品生产厂家进行结算,不需要跟商业经营企业进行结算。这是未来的趋势,也有希望完成这个目标。如果能实现这样的招标平台功能,也意味着可以解决药品流通中的‘走票\\’等不规范环节。”吴朝晖称,未来浙江要将药品集中招标平台打造成物流、信息流、资金流的统一平台。

显然,浙江想通过信息技术手段打造互联化的药品集中招标采购平台,完成招标的操作性内容,还试图构建全新的政策监管平台。吴朝晖坦言,如果招标平台能够实现监管功能,今后不排除试点公立医院自行招标药品。

编辑:雨忱
-

-

相关阅读

guhuilingm资讯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