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 > > 正文

艾诚对话邓锋:草根创业还有机会吗?

2020-08-01

【编者按】会技术、懂市场、有经验和善于分析总结到投资人,成功自是必然。一手创办北极光之前,邓锋到履历就已经足够光鲜。但是北极光的成功和邓峰到经验告诉我们,中国未来十年还充满创业成功到机会。

本文首发于艾问人物,作者高贵萍;经亿欧编辑,供行业人士参考。


“和很多技术出身的投资人谈话比较头疼,挑剔起来比处女座还处女座。”曾经一位创业者抱怨。

创业者期待懂技术的投资人给建议,给资金。而挑剔,似乎成为创业者眼中专注投资科技驱动型企业的投资人代名词。

邓锋在选择投资项目时,的确“挑剔”。

他曾在多个场合谈及北极光“三不投”:资产太重、没有创新的公司不投;不懂的领域不投;创始人有巨大道德风险的不投。

因为“挑剔”,他曾错过一些项目。但“挑剔”的好处显而易见,就是“稳健”。而北极光,一直走的是稳健路线。

投资成功率高,回报率就一定高吗?

观察邓锋的投资案例,不难看出,美团、华达大基因、Drive.ai等企业都属于科技驱动型企业。这类企业是北极光着重关注的。对于未来科技的发展走向,他有着自己的见解。

“未来的科技主要是两大块,一个是以大数据、人工智能、IOT等为代表的IT领域,一个是生物医疗、生命科学。”邓锋不追“风口”,只看趋势。“风口出来的时候再投就晚了,要抓大趋势。比如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在邓锋看来是赛道。在赛道中做到领跑最关键的是从应用入手,其次,人工智能需要大数据和其相辅相成,通过自己独有的数据打造物联网。

技术领域的投资,投资的是技术和不同产业及应用场景的结合,比如人工智能和金融的结合、人工智能和无人驾驶的结合。这个领域对创业者和投资人的进入门槛要求较高。

有了这个门槛,企业能走的远,投资人也能获得较高收益。但很容易遇到陷阱。比如有些企业披着“技术外衣”,打着“科技护城河”的大旗,却没有实质性的应用或者技术没能达到应用层面。

对于投资人来说,最大的坑莫过于没能识别出这些“技术外衣”下的企业。所以投之前,判断其是否有价值、是否有应用层面相当重要。对于创业者来说,找到技术的应用领域,并且懂技术、有合伙人或团队的支持也很关键。

提起风投的未来和有可能遇到的坑,邓锋称,“未来投资机会多了,基金多,进入价格会提高,PE会下降,所以退出的价格不一定会提升。将来,VC两级分化会更严重。近年来坑确实多,很多所谓的移动互联网医疗、VR做设备的是坑。我们掉在坑里非常少,但是也不见得是好事,北极光投出的几十亿美金的公司挺多的。但是上百亿美金的公司比较少。”

可见,稳健在意味着安全的同时,也意味着有可能错过。

“有一个风险投资人挺牛的,一生只投了一家企业。那个企业只有一个风投来投,就是微软。所以VC是看总回报的,投资成功率高未必回报率就很高。”这是邓锋对投资之坑的理解,也是北极光一直走稳健路线的原因。

从“清华首富”到知名投资人,他是如何做到的?

1963年邓锋出生在一个普通家庭,从小便是“学霸”。1986年,毕业于清华大学电子工程系,之后继续攻读研究生。

读研期间,邓锋在校园租了三间房作为工作室,开创了中国最早的自拍“数码大头贴”,并很快成为了月入一万的“清华首富”。研究生毕业后,他去了英特尔实习,大公司的经营和管理模式为他之后的创业做好了准备。

1997年,邓锋在美国硅谷创立了NetScreen技术公司,凭借过硬的技术优势,NetScreen成为当时全球领先的网络安全设备供应商之一。2001年,NetScreen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2004年被Juniper Networks以40亿美元的价格并购。邓锋成为“硅谷最有钱的华人企业家”。

出售NetScreen后,邓锋转身进入了风投界。

他投资了三家美国风投基金,而这三家基金又分别投资了Facebook、LinkedIn、YouTube和Groupon(高朋)等四家公司。随着这四家公司的巨额并购和上市,邓锋获益颇丰,被称为“风投界幸运的中国人”。

初次闯荡风投圈带来的成就感,坚定了他走这条路的信心。尽管当时中国创业环境极为冷清,他依旧嗅到了风投领域萌芽、发展的气息。

2004年,邓锋离开美国,回到北京。将北京清华科技园科技大厦作为办公地点,成立了北极光。

清华曾是他走向世界的起点,如今闯荡多年后,他又回到了这个地方。

然而对于在外面闯荡多年的他来说,回国意味着从头开始。“刚开始,有很多压力,也交了很多学费,遇到很多出乎意料的事情,发展时间也比想象的长。但是今天回头看的话,做这个事情的时间点刚刚好。”邓锋不急不缓的语调中透着一股自信。

草根创业还有戏吗?

因为NetScreen,邓锋一战成名。

回顾当时的成功,邓锋对艾问人物感慨,“NetScreen上市四年后卖掉,中间波折挺多的。创业者不能光追求结果,而要追求过程,过程中的快乐才是快乐。”

不仅这样说,他也确实是这样做的。创业对他来说,是一种生活方式。与其说生活是创业的延伸,不如说“生命不息,折腾不止。”这对于他来说,是生活乐趣所在。

自己全力投入的同时,邓锋还善于“攻心”,重视企业文化的搭建。

他会鼓励成员,“如果大家都做好,收入和股票的回报也不错。虽然今天很苦,我们在一起做这个事对社会是有价值的。”同时他也会反思自己,及时就某些事情向员工道歉。正是这种以诚相待,凝聚了团队的力量,也促成了NetScreen的成功。

结合之前的创业成功经验,如今作为投资人的邓锋不鼓励刚毕业的大学生创业,“最好是参加一些创业公司,从头做起,慢慢把自己培养成中层或更高的时候出来创业,会少走很多弯路。”

对于即将到来的以科技为主导的创业浪潮,邓锋认为,草根创业时代已经过去,精英创业时代即将到来。

他眼中的精英具备以下几个特征。

第一,有经验。年纪大概在30多岁、40多岁。他不一定是科学家,但要在行业里有人脉,有资源。经验的积累会对某一领域发展规律、技术、产品、客户需求有更深刻的认识。

第二,有能力。能力比经验更重要,比如商业敏感度,把客户需求总结出来的能力。很多人是技术专家,却未必懂客户需求。执行力、快速学习能力要强。

第三,价值观。价值观层面就是责任感。邓锋认为一个自私、不懂得分享的人,不可能带好团队。船沉的时候最后跳船的人有责任感,有坚持的能力,这种企业家迟早会成功。

“上学时,我上了北京最好的高中和清华大学。创业时,赶上中关村开放。出国热时,出了国,硅谷热时,我在硅谷创业。9.11时,我们成功上市的企业没受到互联网泡沫破灭的冲击。中国风投元年,我回国做了投资。非常幸运,每个关键节点,我都踩对了。我们也许努力、聪明、勤奋,但如果没有运气,是不太可能成功的。”短短几句话,邓锋对自己的前半生进行了总结。

运气,被很多成功人士归纳为取得成功的重要因素。但不可忽视的是,准备好了,运气是成功的助推器。没准备好,运气便如空气,看不见,摸不着,抓不住。

艾问·快问快答

艾诚:你从投资和创业的双重立场看待过去十年的变化,最大的发现是什么?

邓锋:中国创业创新生态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创业者成熟度、资本量、社会文化支持、政府支持等都有所变化。往未来的十年看,中国存在更多的创业机会。

艾诚:当下蜂拥而至的创业,有很高的死亡率,你能分享一个经历过最大的坑吗?

邓锋:资本寒冬只能说冷热不匀,2017年钱依然很多,死亡率高是因为创业公司太多了,基数大。对风投来说,未来的十年,钱多,进入价格会提高,PE会下降,总的回报率跟前十年比会下降,VC两极分化会更严重。北极光属于比较稳健的投资基金,掉坑里比较少。

艾诚:你认为科技领域的投资,会遇到哪些坑?

邓锋:有些O2O是坑,但美团不是,我们投了美团。很多所谓的移动互联网医疗、VR做设备的是坑。

艾诚:以投资人的角度,你觉得最大的坑是什么?

邓锋:VC是以总回报计算的,投资成功率高未必回报率也很高。

艾诚:很多人说人工智能是风向,你怎么看?

邓锋:我觉得不是风口,应该是趋势。风口来了,再投就晚了。我看好的是大方向,新的模式出现,算法已经不那么重要了,更重要是数据。

艾诚:未来从事人工智能赛道的杀手锏是什么?

邓锋:第一,从应用入手。第二,大数据要和人工智能结合在一起。

艾诚:有人说相比之前的几次创业浪潮,这一次中国本土发起的技术,可能会让世界刮目相看,你怎么看?

邓锋:华人科学家无论在中国还是在世界确实非常厉害。未来的科技有两大块,第一大块是大数据、人工智能、IOT等为代表的IT领域。第二是生物医疗、生命科学。这些领域全世界顶尖的人工智能专家、大数据专家,很多都是华人背景,或跟中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艾诚:你讲下一步以科技为主导的浪潮,不再是草根创业了,而是精英创业。你对精英如何定义?

邓锋:第一,有经验。第二,有能力。能力比经验更重要,比如商业敏感度,把客户需求总结出来的能力等。快速学习能力强。第三,价值观。自私的人带不好团队。

本文已标注来源和出处,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


17年美国留学生校园 https://www.liuxue.com/lxnews/03073X7551/
-

-

相关阅读

guhuilingm资讯网